托塔天王晁盖为什么要选择劫取生辰纲

2019-12-17 16:33栏目:野史秘闻
TAG:

晁盖是郓城县东溪村人,在社会的职务是一个保正。宋代每十户设一保,每五十户设一大保,每十大保设一都保,都保的管理者,正职就叫保正。封建社会的“万户侯”是县侯,也就是说,一个县大概有一万户上下。晁盖是五百户的一个保正,管理着全县二十分之一的“草民”,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乡。旧时代最基层的政权是县级,所以一般人报家门都说是某某县人。保正这种官,肯定不会是选举的,也不是考试考出来的,一般来说,都是县令根据财产名望指定的。在官僚体制中,保正不是官,但在民间他又是官,比如说现在还把村干部俗称为“村官”。基层政权实行县令负责制,主要职责有两项,一是完成赋役,二是审理案件。根据这种情况,晁盖这种官,他的职责应该是掌握自己这个都保的人口变动,把县里分配下来的赋摊到地里,把役摊到“丁”身上;再就是协助维护治安,一旦出了案件协助搜集线索。从《水浒传》中所涉及的情况来看,他还有一项不是义务的“义务”,负责接待县衙里来的官吏。

晁盖这个人是郓城县富户,“平生仗义疏财,……但有人来投奔他,不论好歹,便留在庄上居住,若要去时,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”。说明他不缺钱,还有不少余钱让他用来结交天下好汉。晁盖不娶妻室,暂时不用给子孙后代备下房产土地,他不用攒钱,也没有意向攒钱。梁中书搜刮了十万贯不义之财,准备送往东京给他的丈人大奸臣蔡京作为生日贺礼,称之为生辰纲,去年的被人打劫了去,今年又准备送,晁盖开始不知道这件事情,说明他对钱财之事并不是特别上心。那么,这样一个有着社会管理责任的“准官”,家里不缺钱财的富户,为什么要冒着砍头的危险去劫取生辰纲呢?

图片 1

晁盖重名,喜欢让人捧着,不能被人欺着,被人一捧就忘乎所以。

刘唐打听得生辰纲,前来撺掇晁盖劫取,结果被雷横当做贼给捉住了。因为天气尚早,雷横到晁盖庄上吃饭,把这件事情说了。按理说,这种事情不必要去管,但是晁盖却瞒着雷横一定要去看看这个人是谁。为什么?这是因为雷横在介绍这个人时透露出的信息让晁盖疑惑。雷横告诉晁盖,这个人是在灵官殿里捉到的,是个大汉,他正在睡觉,看上去不是良善君子。晁盖可能想到,这个大汉可能不是本村人,否则,他不会睡在灵官殿里;正在睡觉时被捉,雷横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不是一个贼,只不过看上去不像是一个良善之人。晁盖是一个专爱结识天下好汉的人,他应该能够想到,这个人有可能是来找他的,因此上,他必须要去看个究竟,假如真是来找自己的,就不能够让雷横把这个人带走,一旦带走,不管这个人是来干什么的,哪怕是杀了人来避难的,都会有损自己的江湖名声。所以,当他见到刘唐的时候,问了刘唐是哪里人,来此干什么?刘唐说是来寻晁保正,并说:“他是天下闻名的义士好汉。如今我有一套富贵要与他说知”。经刘唐这么一句吹捧,晁盖毫不犹豫就来救他。并且要救就救一个彻底,那就是雷横放了刘唐以后,晁盖马上给了雷横十两银子。至于刘唐的这套富贵是什么、可行不可行,这些全然不知他就这么做,只能说明他是让刘唐给捧晕了。他甚至都没有想一想,假如这个人真是自己的外甥,是来投亲的,你雷横本来就屈冤了好人,凭什么我要给你银子?何况我已经好酒好菜地招待过你了!也是雷横这人吃拿卡要惯了,当时没有细想,过后又让刘唐赶来要银子,这事情倒像是真事似的,就这样弄假成真掩盖了过去。刘唐把这套富贵也就是生辰纲说了,晁盖的第一反应是:“壮哉!”然后是再做计较。而这个“再做计较”不是干还是不干,是找吴用商量该怎么干!

晁盖这种人仗义疏财为了什么?不用说就是为名,人家远道而来送给你一套富贵,你没来由把人家赶走。假如雷横把刘唐带走了,即便是全部招供,这对于晁盖来说也没有任何干系,不过这有损于晁盖的名声,往后谁还来投奔你?所以,雷横说捉到一个人,他就要出去看看,刘唐一句吹捧话,他就决定要救他。当刘唐说出来生辰纲,并说晁盖“是个真男子,武艺过人”,晁盖已经彻底被捧杀了。

相反,晁盖这人不能被欺着。西溪村里大白天闹鬼,经常把人迷下水,经过和尚指点,村里凿了一个宝塔镇住溪边。这样一来,鬼就都到了东溪村这边。晁盖知道了大怒,走过去就把宝塔给夺了回来,他因此而得名托塔天王。《水浒传》也说他“独霸村坊”。其实这事情就是晁盖霸道。也许在他看来,我是保正,你们没有请示我就擅自凿塔本身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,现在这鬼又到了我这个村子,我岂能咽下这口气?仔细想想晁盖这样做很没有道理,人家的初衷是要解决闹鬼的问题,或者没有想到这鬼会跑到东边来,你要解决的问题也是鬼,不应该把人家的塔拿过来把鬼再赶回去。你如果真正是个“天王”义士,就应该把这鬼彻底镇住,而不是抢人家的塔让人家再受鬼的害。

所以说,这晁盖是一捧就会晕,一触就会怒的一个人。刘唐把他捧晕,这生辰纲抢来对他有什么意义,抢劫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都不会去想,惬意的是刘唐这样的好汉带来的消息,山东、河北一带的人都敬仰他。

晁盖其人,骨子里只能是首领,绝对不肯当头领。

晁盖这个保正,不管多么有名望,可是说到底还是一个“村民头儿”,所以宋江要说他是个“奸顽役户”。像雷横这种都头,尽管知县说任用就任用,说处罚就处罚,但总是吃皇粮的,说起来地位总比晁盖要高。但过去有句话,叫做“宁当鸡头,不做牛尾”,尽管晁盖职务低,却是“鸡头”,你武松、朱仝、雷横再能耐,还是“牛尾”。因此上,晁盖这种人是民众中形成的“自然领袖”,再加上他保正的职务,在某些人就会成为“土皇帝”。他们习惯于被人捧着、尊着,只要你给他足够的尊重,他不会再去计较其他。比如说这个雷横押着刘唐来敲门,这时候晁盖还没有起床,听得雷横来到,“慌忙叫开门”。这个时候天还没亮,雷横这种管刑事案件治安巡逻的人来叫门,真不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了,所以才慌忙。当雷横客客气气地说明来意,不过是打秋风蹭一顿饭吃,他马上就说,这算个什么事儿!

图片 2

刘唐见到晁盖,反复表达的意思就是“投奔”哥哥,不用说,这套富贵取与不取,哥哥说了算,这方拥戴的意思,另一方被拥戴的意思都很清楚。晁盖的被拥戴已经进入一种潜意识当中,吴用来到晁盖家里,他把刘唐来的原因说了一边,紧接着说:“他的来意,正应我一梦。我昨夜梦见北斗七星,直坠在我屋脊上”。一般人可以梦见星落自家,但是梦见北斗七星落在自家却是稀罕,即便是真梦见,也很少敢对人说。所以吴用会说:“兄长这一梦也非同小可”。当“呼风唤雨,驾雾腾云”的道士入云龙公孙胜来到后,说这十万贯生辰纲是“作进见之礼”送来时,晁盖大笑了。定下抢劫这生辰纲,众人要求,“须请保正哥哥正面而坐”,这时候,抢生辰纲已经退居此等,一个“黑帮团伙”形成已经成为主要问题。到了这个时候,这件事情会不会成功也不重要,晁盖所惬意的,是他在更大的一个“地域上”成为一个首领。现在的这个首领治下,已经不是哪个单纯的草民,他们有秀才,有像神一样的道人,还有武艺高强的好汉。而这个时候的生辰纲,应该就是我晁盖的了,至于用什么方法拿来,你们看着办吧!

事情到了这一步,晁盖似乎是已经被“绑架”,而“绑架”他的,就是那个慕虚荣的面子和当头儿的惬意。惬意的结果是,晁盖只听到了去年打劫的人没出问题,没想到这事情会有什么后果。

晁盖这人有力气,没思想,没志向,却有情义。

当七人集团形成,事情发展到具体的抢劫过程,晁盖好像不再有什么大的作用,不过是七人抢劫集团的一员,起关键作用的反而是吴用,所以《水浒传》第十六回的题目是“吴用智取生辰纲”,而不是“晁盖夺取生辰纲”。通过劫取生辰纲可以看出,晁盖这个人有点儿像刘邦,都是乡一级的官,官不大却有号召力,重大事情来临就被人推上了领袖位置。当然,晁盖的像刘邦仅限于此,上了梁山的晁盖和当了沛公的刘邦自然是天壤之别。晁盖还有点儿像项羽,一个能举鼎,一个能托塔,一个是“霸王”,一个是“天王”,比较同样是到此为止,项羽有作为,晁盖没有作为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晁盖这个人并不是主动要劫取生辰纲,而是被那个江湖义气裹挟,这才截取了生辰纲。

晁盖这个人有力气,却没有思想,上了梁山泊,火并了王伦,也不过是山头换了一个当家的而已。比如说王伦的大厅叫做聚义厅,他当了头领,还叫做聚义厅。这和宋江不一样,宋江当首领,马上把聚义厅改成了忠义堂,这表明,梁山泊正式改朝换代了。晁盖也没有大志向,直到宋江上山,他还是刚上山时那十一个人,一点儿发展都没有。但是,这个人有善心,他领导的梁山没有出水泊抢夺。这个人还有情义,不管是谁要求搬取家眷上山,他都一概答应,还要给人安排伴当同行。宋江“担着血海般关系”救了他,当宋江出事后,他把梁山几乎所有力量全部用来救宋江。宋江上山后,要回去搬老父亲上山,他害怕不稳妥,又一次起大军下山救援。还有白胜这个“叛徒”,他也挂在心上,让吴用设法相救,因为他知道,这个兄弟是熬不过酷刑,不是甘愿出卖朋友之人。梁山泊的人拥护他,恐怕更多的就是这份情义,是对待所有兄弟一样的兄长情义。也因为这份情义,我们同样喜欢晁盖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发布于野史秘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托塔天王晁盖为什么要选择劫取生辰纲